首  页 | 新闻频道 |天台山文化|佛教天台宗| 道教南宗 | 在线 TV | 和合文化 | 浙江播客
走进天台 | 神山秀水 | 华顶论坛 | 彩票网购 | 始丰财经 | 济公故里 | 丹丘摄影 | 房产置业
生活资讯 | 民情服务 | 体育娱乐 | 在线视频 | 教坛纵横 | 人事人力
  您当前的位置 : 天台新闻网  >  天台文化  >  赤城儿女

无限亲情在忘年

2018年06月06日 08:16  www.ttxw.cn  。 ][打印

——陈瑜老师与我交往的故事

◇胡明刚

  二十多年前,陈瑜老师从县文化馆馆长职位上退休,但他退而不休,依然从事喜欢的文学事业,担任了县文学协会会长,这纯属义务公益活动,他乐此不疲,结果把自己累趴了。

  天台人常以“陈老总”称呼之,因为陈瑜先生是馆长,管的是文人,文化馆几十号人物,陈瑜老师踏实苦干,管理得井井有条。他当馆长的时候,编辑《天台山》和《始丰报》(后来成了《始丰文化报》),还有《赤城》刊,这都是些内部刊物,几度起落,但身边汇聚着一大批业余作者。天台文学作者都把他的办公室当作“家”,或者是一个“沙龙活动室”。陈瑜老师对每一个人,总是笑脸相对,不管比他年轻的,还是比他年长的,都一视同仁。

  我是来自北山偏僻乡村的农民,一个爱好文学的青年,与陈瑜老师的交往已经有三十几年了,我与他早已成了无话不谈的忘年交。陈瑜老师首先把我从偏僻的外胡山村带到县城里,尽管我的生活漂泊不定,但陈瑜老师总是鼓励我,在生活工作上教导我,让我看到了社会上美好的一面,不让我的内心那么灰暗。与其说文学拯救了我,改变我的人生道路,不如说,是许多像陈瑜老师一样的前辈提携拯救了我。我与他们在一起没有什么拘谨,多了一些随意自然。

  1984年我开始学习写作,由于家庭遭到变故,但读了一些书,就自然而然地动起笔来,当时只不过排愁解忧而已。陈瑜老师得知后,就让他的儿子为我带信带作品,我立即写了小说和诗歌带给他,他觉得我尽管心情低落,但语言功底好,就让他的儿子带一些书和稿纸来,他知道我家境贫困,不时带些钱物接济我。

  陈瑜老师觉得我是一棵苗子,就想让我到城里来,那时山上没班车,我走了近一天的山路,去文化馆与他见面。他50岁左右,相貌清癯,满头白发,声音响亮,面带微笑,递上热茶,轻声细语询问我的生活和写作情况,我从小被人轻视,得到陈老师的垂青,让我感激不已。总觉得陈瑜老师充满长者风度,如父亲一样慈祥。

  他推心置腹地鼓励我不要在困境中沉沦,要学得坚强些,在干完农活后,多读些书,多观察身边的环境和村民的生活,多写最熟悉最感动自己的素材。他说,我有机会要把你介绍到城里工作,那一刻我的心很热乎。交谈了一个下午,陈瑜老师把我带到他的家里,为我做饭铺床,让我倍感温暖,让我从黯淡中看到了新的希望。1986年下半年,我的父母去世了,我在老家很失落。陈瑜老师来信说,县里搞民间文学三套集成,举行培训班,让我参加。我没有积蓄,路费是陈瑜老师给的,开了三天会,遇到一些民间文艺家,听老人讲故事,更感到亲切。我觉得这才是我最喜欢的工作。培训班结束后,陈瑜老师让我搜集民间文学,比如故事歌谣,这些我从小喜欢,经过半年的搜集,手头自然积累了许多。陈瑜老师向县里推荐了我,我们愉快地投入了工作。三套集成结束了,他推荐我到地名志办公室。

  1986年前后,我在城里做临时工,买米需要粮票,农村粮票城镇里不能用,要在城里买米,必须去黑市买每斤六七角的粮票。我的月工资70多元,花在粮票上将近30来元,加上房租搭伙费,还要买书什么的,所剩无几。陈瑜老师把全家省吃俭用留下的粮票,每个月给我匀出30斤,让我节省了大笔开支,见我衣衫单。透宜鸵路捅蛔,我心中有许多话,但不能说出来,只能像小孩子一样低头。我把他当做了自己的父亲。唯一让陈瑜老师欣慰的是我没有停止写作。1987年至1990年,全靠陈瑜老师接济,我在城里才得以继续生存。

  陈瑜老师笑脸如佛,很少见到他发怒的样子,他是性情中人。陈瑜老师退休以后,被文化馆返聘去搞文学辅导,办公室照样。凳撬鞫豆堇锓孔獾。他的办公室窗朝北,三楼,两个小间,堆的都是旧书和旧报刊,它们甚至发黄了。他舍不得扔,说这是档案资料,十分难得。平时他一直在那里写作、练字、会客。他学颜真卿、柳公权字体,写出来的自有“颜筋柳骨”。

  陈瑜老师的书房里种了许多花草,文竹和绿萝被照顾得生机盎然,它们是几位女作者送的。每个星期六上午,陈瑜老师就在这办公室里等人,从老中青三代到中小学生,大家都会过来聊天,不仅谈文学,也谈生活琐事。

  陈瑜老师退休后经常组织大家出去采风,联系车辆解决食宿,尽管事先向各位收取费用,但是有些费用随时产生的,收上来的不够用,他自己暗中掏钱贴补了。陈瑜老师说就说,唱就唱,跳就跳,三个照相机,胸前挂一个,手里提一个,腰里挂一个,背上还驮着一个三脚架。他拍摄的风景民俗历史人物照片,积累了十几本集子,许多人都想要,拿去就是,他不会要钱,有的还主动冲好送货上门。大家也习以为常了。

  陈瑜老师知道我经济不宽裕,除了经常资助我,还让我每个月发工资后,存一半钱在他那里,以防不备。可我还是捉襟见肘,不但把存在他手里的钱用得一个不剩,而且还向他拿,他知道我拿钱肯定是买书和唱片去了,知道我不看书不听音乐就像没水分的庄稼一样很快蔫掉,时间一长我就与他共产主义了,我买了喜欢的书和磁带,经常拿到他的办公室一起分享。

  陈瑜老师说,搞文学是艰难的,板凳坐得十年冷,江湖夜雨十年灯。文学何况是十年,是一生一辈子的事。陈瑜老师除了学文学,还学习书法绘画和摄影,在山水中体会人文哲学与自然融合的大好精神。他喜欢旅行,发现美景都有感悟,信手摄之,随手记之。与陈瑜老师在一起,除了学习文学写作之外,最重要的是学习了做人的道理,为人淳朴,与人为善,刚正坦诚,是我们努力的方向。以前他曾经细心照顾过偏瘫的堂兄陈平先生,数年如一日,他是落到实处的。一个人连起码的做人道德都没有,他的文学艺术不管搞得怎么样,也是枉然的。

  1997年,我被特聘到市文联去当编辑,每次回天台,首先都要到他的办公室或他家里走一趟。每次交谈,都有新收获。我见不到陈瑜老师,心里总会空落落。整天与他交谈,也是轻松自如,饶有趣味。有一次,陈瑜老师约我们去南山看梅花和桃花,春天的农家风光美丽如画,我说,我打算到北京去,趁着年轻闯荡一下也好,他也鼓励我去,去北京的前夕,陈瑜老师和几位朋友一起为我搬书,设宴送行。

  北京谋生不容易,与陈瑜老师见面的机会变少了,他经常打电话询问我的生活工作情况。不知怎的,他的电话渐渐少了,我想大概是太忙碌的缘故。我在电话里说,不要太劳累了,保养身体要紧。陈瑜老师口头上称是,但内心里我行我素。结果他为了工作,把自己累趴了。陈瑜老师参加街头镇老人协会的活动,忙前忙后,很晚才回到城里,他不直接去家里休息,而是先去文化馆三楼写东西,写完稿子起身。眼前一黑,就一头栽倒了,他没吭一声,想自己挣扎起来,他不想打扰人家,他不挣扎还好,一挣扎,竟加重了病情。原来这是劳累过度引起的中风。不过经过及时抢救,加上刻苦锻炼,他终于能拄着拐杖走路了。他在电话中很乐观地说,我没事!我看到了你的作品了,有进步!他说,天台有许多文学朋友来看他,很满足!他说,康复之后,再与文友采风,与诗友到北京来看我。他说,新的一期杂志要编辑了,寄些作品来!

  陈瑜老师关心的还是文学。因为文学,陈瑜老师立显精神,因为文学,陈瑜老师笑靥如花。

  今年我回天台,特意去了陈瑜老师的家,他的老房子已经成了天台保护的民居,宁静、恬淡、清雅。陈瑜老师坐在椅子上,与几个来访的文学青年谈笑风生。微雨敲窗,微风拂面,望望窗外,是鳞鳞的瓦脊。陈瑜老师的白发在风中愈加醒目生动。

  陈瑜老师和文学爱好者在一起

稿源:天台新闻网   编辑:许琼   责任编辑:许琼   



相关稿件
 
精彩推荐
· 古道悠悠不了情
· 诗天台/在国清寺
· 寒山写诗赞天台
·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
· 风光绮丽华顶峰
· 故乡守望之赭溪
·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
· 王里溪: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
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
精彩不错过
图片新闻
 

关于本站 | 本站声明 | 本站广告 | 不良信息举报

浙新办[2007]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:浙ICP备07507453
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
浏览本网主页,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*768
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